Breaking2_TheRunners_M01.jpg

第 03 章 跑者

跑者 如何衡量某個人的潛力,好讓他去做從來沒有人能夠完成的挑戰?什麼能夠明確地改變我們對人類能力的看法? Nike 的科學團隊必須回答出這些問題,才能找到挑戰 2 小時馬拉松極限的跑者。團隊集結了生理學、跑步學及運動表現等科學家們,開發出了一系列的測試,不僅能夠找出全世界最快的跑者,更能找出有能力跑得更快的跑者。 在測試之後,我們找到了有能力突破 2 小時關卡的跑者:衣索比亞的 Lelisa Desisa、肯亞的 Eliud Kipchoge,以及厄利垂亞的 Zersenay Tadese。三個不同的國家,三個截然不同的旅程,現在,要一起找出能夠最快完成 26.2 英哩的方法。

Breaking2_TheRunners_M02.jpg

LELISA DESISA 27 歲,衣索比亞 三位跑者中最年輕的一位,Lelisa 在 2013 杜拜馬拉松大賽中,跑出 2:04:45 的成績,也是首次參加馬拉松大賽的最快紀錄之一。他也在 2013 年及 2015 年贏得了波士頓馬拉松大賽的冠軍,個人最佳半馬紀錄是 59:30。

Lelisa 從不缺乏信心。我們問他當年 23 歲參賽時,是否曾經想過自己能夠贏得首次波士頓馬拉松大賽冠軍,Lelisa 的答案非常直接了當:「我百分之百確信。」然而,僅僅將他視為有勇無謀的初生之犢,其實並不正確。為了紀念在他完賽後發生的炸彈攻擊遇難者,他最終將這枚勝利的獎牌送回了波士頓。

Breaking2_TheRunners_M03.jpg

與其說他坦率,不如說他很害羞,Lelisa 對自己的成就有著一份沉穩安靜的自信,而不是自我滿足感。對於跑者而言,說自己受到著名的衣索比亞跑者啟發,並不是件會讓人非常驚訝的特點。(他希望自己終有一日,能像他們一樣出現在廣告看板上。) 追隨著最偉大的跑者腳步,能讓任何跑者都變得十分謙卑。

這或許就是 Lelisa 完全接受,甚至渴望獲得更多 Breaking2 研究團隊建議與分析的原因吧。Lelisa 很年輕,這或許代表經驗不夠豐富,但也代表他更能敞開心胸,接受全新的體驗。

「他的接受度很高,並且樂意嘗試我們提出的所有建議。他想瞭解我們能給他的一切,並且渴望獲得更多建議。」Nike Sports Research Lab 研究員暨 Breaking2 首席生理學家 Brett Kirby 博士說。

在過去的四場馬拉松競賽中,Lelisa 從未打破 2:10 的成績,但在團隊的幫助之下,他改變了自己的訓練和準備方式:增加訓練速度的時間、減少沒有目標的跑步量,並且注重營養。

「科學實現了許多事物:電、汽車、飛機、行動電話、相機,以及人造衛星。科學,讓我們能夠根據鳥類飛翔的方式,創造出飛機。最好的科學家們說 [Breaking2] 有可能成真。所以,科學也一定能夠實現 [這個挑戰]」Lelisa 說。

Breaking2_TheRunners_M04.jpg

ELIUD KIPCHOGE 32 歲,肯亞 Eliud 是奧運男子馬拉松的金牌得主,同時也在 8 場職業馬拉松競賽中獲得了 7 場冠軍,他被視為目前全世界最好的馬拉松跑者。他的個人最佳成績為 2:03:05,也是有史以來第三快的紀錄,這個時間是在去年的倫敦馬拉松大賽中創下的紀錄。

Eliud 在過去的十年間,一直穩定地維持自己在全球長距離跑者的前段班地位,這證明了他的方法有其重點與一致性。雖然他擁有世界級的生理天賦與敬業態度,但維持其成功不墜的根源,事實上是因為掌握了跑步的心理層面。

他解釋:「跑步,實際上就是思考。如果你的想法總是半途而廢,那就註定無法完賽,你必須專注於全面且正向的思考之中。」這也就是他選擇了遠離親人與家鄉,在肯亞西部的高海拔都市奈洛比,住在充滿田園風光的宿舍中進行訓練的原因。

Breaking2_TheRunners_M05.jpg

他的跑步風格傳達出如何巧妙控制精神敏銳度和身體執行力之間的那條細線,那是一種祥和的平衡狀態,就算在海拔 7,000 英呎的地方 以驚人的速度奔馳時亦然。

「當他以這種超絕的速度沿著賽道跑步時,你可以看出他很放鬆。雖然他的體態很緊繃,但在他的眼中能看到他正在確實地執行計畫。他很清楚自己該做些什麼。」Breaking2 醫師及績效工程師 Philip Skiba 如是說。

雖然 Eliud 深信自己的能力,可以打破 2 小時的關卡,但他參與這個挑戰的目的卻遠大於此。「首先,我想告訴這個世界,活著就要不停地進步,並且找出自己還有什麼地方能更上一層樓。」Eliud 說。「此外,我也想證明人類沒有極限。這就是我想說的事。」如果這世界上有人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量,並且樂於挑戰身體極限,那一定就是 Eliud。

Breaking2_TheRunners_M06.jpg

ZERSENAY TADESE 34 歲,厄利垂亞 Zersenay 參加過 4 次奧運,同時也是 5 屆世界半程馬拉松錦標賽的冠軍。他是男子半馬的世界紀錄保持人,時間是 58:23。

Zersenay 的跑步生涯始於後補計畫。在他青少年時期,原本要朝著專業自行車選手之路邁進,但當地的運動員探子將他帶入了更具競爭性的跑步界。儘管起步較其他人更晚,但他仍舊成為了世界頂級的長距離跑者之一,在十多年後的今日,他是最成功的跑者之一。

雖然和 Eliud 一樣冷靜,但 Zersenay 是以具有侵略性的跑步風格而聞名,與 Eliud 帶有平和禪意的機器般跑步風格相較,他更像一團烈火。Zersenay 讓每一場比賽都變成了快節奏的毅力測試之爭,其他跑者都不怎麼喜歡這個對手。

Breaking2_TheRunners_M07.jpg

然而,這或許就是他的半馬世界紀錄速度,無法轉換為全馬成績的原因,他的全馬最快速度「只有」2:10:41。就算不提那令人驚嘆的時間紀錄,當我們瞭解在他身上有哪些他人無法比擬的生理現象後,就會知道他的選擇一點都不奇怪。

Breaking2 生理學家,Andy Jones 博士說:「他的跑步效率極為驚人。你可以看看他在跑步機與賽道上跑出的數字,這樣你就會知道,他是最有希望的人選。」

綜合 Zersenay 的生理潛能,以及在先前的馬拉松訓練中完全不注重營養與水份的事實 (他承認自己在比賽時幾乎不喝水),代表了他可能是三名跑者中,擁有最多未開發潛能的人,不過,他還是必須跨過眼前最大的差距。

對於 Breaking2 的研究人員,逐步地找出方法以解放他的馬拉松潛能,Zersenay 表示:「說真的,這會給你更多動力。因為,當他們告訴你哪些是弱點,哪些是優勢時,就能更有效地推動你,達成目標。」只有時間才知道,這一切是否足以成功。

當 LELISA、ELIUD 及 ZERSENAY 站上起跑線,挑戰突破 2 小時的馬拉松極限障礙時,他們將緊盯這 26.2 英哩 (42 公里) 的距離,只為完美定義自己跑過的每一哩路。

Breaking2_TheRunners_M08.jpg